中银国际研究学会董事长 曹远征

  8月18日消息,长寿时代高峰论坛今日在京召开,中银国际研究学会董事长曹远征出席并发表演讲。

  曹远征表示,我国的养老体系在养老金安排中有三个支柱:一是国家的养老金。二是所谓企业年金。三是商业。商业包括理财、保险,这就是为什么这几年随着人口老龄化,我们发现金融行业当中,保险业发展是最快的,于是大家看到在财富500强中间,上升速度最快的就是保险。换一个说法,商业保险的办法支持养老成为一个社会的潮流。在这个潮流面前,我们说还有一个瓶颈级的问题就是设施,这个设施不是过去养老的吃喝拉撒,完了就完了,能不能提供有品质生活的高品质的养老社区,这是短板。

  以下为发言实录:

  曹远征:大家都知道,经济学是最沉闷的科学,天天和数字打交道,过去我们从来没有学过养老,就是长寿时代是什么概念,我们过去就叫老龄化,那是一个工业时代的概念,然后就是退出劳动力市场,没有劳动能力去养老。但如果一个长寿时代的话,是一个价值创造的时代。于是我想从这个角度解释一下。先谈谈我个人的感受。

  刚才提出的问题,就是未富先老的问题,这个问题很严重。2012年中国公布了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,看了数据以后,从经济学来说大吃一惊,我们没有想到中国老龄化速度如此之快,而且在急速的严重的老龄化。以后也促使了经济学很多研究发生了变化,比如我本人开始做国家资产负债表的研究,就是养老金去哪里了。大家知道我是泰康的首批客户,那个时候突然发现,养老问题是如此尖锐的问题,摆在每个人的面前。因为生老病死是每个人逃脱不了的,你突然发现你个人的养老怎么安排?刚才东升也讲了,我们现在是独生子女的时代,即使说有充足的财富,但是靠谁养老便是一个问题,就是刚才说的一个是财富的储备,一个是谁来提供养老。这是中国社会的一个现实。从那以后,方方面面都在考虑这个事情,包括泰康,刚才钱理群教授说,五年内已经达到初具规模。

  但是我想说,在两个方面,我们先讲供给需求,已经有很多设施带提供,刚才讲的未富先老的需求问题,第一个要打破社会的观念,就是养老是社会的事还是个人的事。然后说是先讲的养老金当中比例比较低,那是政府提供的,那是一个最低的养老保障,不能保证安逸、富足或者高品质的养老,这时候就要有一个财富规划,要从年轻的时候就开始。泰康提供方案,从0岁一直到90岁以后,全产业链的一个安排,提供这样一个安排,核心理念是养老是个人的事情,这是过去特别是这一代人长期在计划经济条件下,认为什么都要政府兜下来,这是完全不同的。从年轻就要规划未来要怎么办,就是理财的概念、财富的概念。

  第二,养老肯定是社会的责任,必须每个人都要有尊严,那么养老金的补充,国家资产负债表中国最大的缺口就是养老金的缺口。但是,中国有办法来解决养老金缺口的问题,在过去几十年来,中国积累大量的财富,国有企业的股权进入养老金,这是一个大势,来补充养老金的不足。你们注意一下,从2003年开始,每年上升期的10%的股份是社会保障基金的,从去年开始所有的国有企业10%的股份进入养老基金。而我们从国家资产负债表的角度计算,大概到2030年的时候,可能需要80%的国有资产进入养老基金,然后做一个对养老的补充。

  这时候你会发现,中国的养老体系在养老金安排中有三个支柱:一是国家的养老金。二是所谓企业年金。三是商业。商业包括理财、保险,这就是为什么这几年随着人口老龄化,我们发现金融行业当中,保险业发展是最快的,于是大家看到在财富500强中间,上升速度最快的就是保险。换一个说法,商业保险的办法支持养老成为一个社会的潮流。在这个潮流面前,我们说还有一个瓶颈级的问题就是设施,这个设施不是过去养老的吃喝拉撒,完了就完了,能不能提供有品质生活的高品质的养老社区,这是短板。刚才钱老师提到了五年初具规模,未来五年是不是能够把这个短板补齐,那才叫健康富足的一个养老生活。现在我们不用养老概念,应该说是一个长寿生活。谢谢。

  主持人:谢谢曹老师。大家可以看到在养老金的维度当中确实有缺口,而这个缺口的弥补其实需要个人、单位和国家同步的进行推进。而对于个人来讲,刚才曹老师特别强调的是,未雨绸缪的这些理财观念,坦率的跟您说,像我们这个年龄,我们都没有受过做理财这方面的系统教育,所以您觉得比如我们要为我们从个体来说,从个体的维度来说,应该知道一些什么,储备一些什么,在个体的维度应该做一些什么?

  曹远征:首先是一个理念的变化。家庭也有家庭负债表,负债表是在使用周期中是最好的,换言之,一辈子攒的钱,等你去世那一天,正好一分钱没有,这就是最完美的人生安排。中国的过去传统观念,一定要把财富留给子女、留给后代,是一个积累的概念,当然是过去中国比较穷,积累概念比较深入人心。现在的养老概念,就是统筹安排整个生命周期。刚才泰康的表,就有一个生命周期的概念,在年轻的时期,是家庭的投资,到你有收入的时候,除了要还掉家庭投资以外,要为你的养老做准备,等有足够的储备,可以充分的应付养老,是这样一个概念。

  在西方国家,既不是一个负债的概念,上大学的时候,要贷款,就业以后还学习时的贷款,还完钱该结婚了,就要攒首付,买房子,到了四五十岁了,还完房贷了,还清了,这时候开始攒基本养老金,到六十岁以后退休,重新应对生活。我想这种理念可能是我们每个在座的家庭需要接受的,这是一个理念的变化。有了这样一个安排,就有了整个全生命周期的家庭财产的安排,而不是说年轻的时候胡花,年老的时候发现养老金不足。现在中国社会中间很奇怪的一个现象,就是年轻胡吃海花,月光、啃老,最后把老人啃完了,老人养老遇到困难,个人养老将来会遇到更大的困难,特别是应对长寿时代这一点非常重要,比起一开始的规划自己整个人生的财富安排。

扫二维码 3分钟开户 紧抓这一拨大行情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赵子牛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